丰收节乡村后浪百亩田里的亿棵苗这位费县青年如何

9月14日傍晚,绯红的夕阳透过云层,洒在一片整齐的大棚上。

一位皮肤黝黑的年轻人骑着三轮车,穿过一排排大棚行驶而来,脸上带着质朴又灿烂的笑容。

他就是费县新庄镇金满田红薯种植专业合作社的理事长吴电虎,今年带领合作社培育种植了400亩红薯苗,预计销售量达到1.5亿株。听说记者要来采访,专门从后面的蔬菜大棚里赶过来。

面对镜头,吴电虎会感到紧张和害羞:“讲红薯苗我能讲一天,说自己的事就说不出来。”说罢,带我们钻进旁边的一个红薯苗大棚,拿着红薯苗,开始分享他的“逆袭”故事。

吴电虎骑车赶来。

初售红薯苗——“扔”出来的财富

吴电虎今年40岁,以前一人在外闯荡,在青岛做水果生意。他在青岛干了几年后,觉得没有发展前景,再加上亲人都不在身边,就放下青岛的生意,回到了家乡。

“2015年,人家都说国家号召年轻人回家创业,那时候我就回来了,开了个小超市,”吴电虎说,“当时邹城那边有人找到我,说要我帮忙收购一些红薯苗。我们老家正好有种红薯苗的,我就应下了。”当时红薯苗的收购价是2元钱一把,一把100棵,卖出以后一把能赚5角钱。

用吴电虎的话讲,“我干这个红薯苗生意,就是‘扔出来’出来的财富。”

一次吴电虎在去邹城卖苗的过程中,剩下了两千多把没有卖完,带着回家感觉丢人,准备顺路找个地方扔掉。

“我准备把苗扔了的时候,正好碰到一个老大爷,他说‘小伙子你别扔,扔了怪可惜,俺这边要。’”就这样,这个邹城的老大爷帮他又找到一个销路,红薯苗的销售逐渐有了起色。2015年,通过销售红薯苗,吴电虎赚了三千多块钱,这让他看到了做红薯苗产业的前景。

翠绿的红薯苗。

赔钱长教训——好品种才能长好苗

没想到的是,吴电虎当时挣了一年钱,第二年继续投资种苗的时候,让他赔得血本无归。

“2016年,地里出现了spvd病毒,就是咱们老百姓土话说的小叶病,得了这个病,红薯减产甚至绝产。育了一亩地的苗,一株也没卖出去,一分钱也没挣着,还赔了3万多。”

这次经历让吴电虎意识到,做红薯苗不是靠下力气就能做好的,他通过当地农业农村局找到了山东省农科院的专家寻求帮助。“专家说幸亏你没卖,你卖了这个会亏死老百姓的。出现这个情况是因为品种老化,代数太多,需要脱毒。”

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吴电虎尝试种植了专家推荐的脱毒红薯苗(济26、62蜜薯、烟25等)。2017年、2018年两年时间,试种的红薯产量很高,出售价格也很好,吴电虎这才放心给老百姓推荐。直至2019年,吴电虎正式开始大面积培育销售脱毒红薯苗。

看到长势良好的红薯苗,吴电虎笑得合不拢嘴。

再售红薯苗——多渠道销售供不应求

在采访过程中,吴电虎电话不断,时而操着方言说问题,时而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谈生意。

挂掉电话,吴电虎不好意思地说:“现在我们培育的红薯苗已经销往全国各地,供不应求,还要给本地乡亲和外地客商提供技术支持。”

说到销售渠道,吴电虎最早是通过传统销售,赶集、跑市场,一天的销售量也就在四五百斤。自从2019年接触了电商后,吴电虎组织了一个电商团队,开始在抖音、快手、淘宝、拼多多等平台进行线上销售。

吴电虎打开手机,展示他们合作社运营的抖音号,边看边说:“我们不仅在抖音上推销产品,更多的是给农户们提供种植红薯的知识和技术,所以关注的人很多。”点开主页,这个抖音号的粉丝已经达到40万人。

吴电虎展示合作社运营的自媒体号。

优质的红薯苗给周边乡亲们带来了更高的经济效益,每亩红薯增产2000元左右。目前,金满田红薯种植专业合作社已辐射费县3个乡镇,提供了上百个工作岗位,带动30多家合作社种植红薯,共同培育红薯苗,统一收购,统一销售。

由于工作原因,吴电虎经常待在大棚里好几天不回家。他11岁的儿子经常会问:“爸爸,你这么累啊,我天天看不见爸爸。”吴电虎说:“我们在做的是好事,让老百姓们都挣钱。”

有一天晚上,吴电虎很晚回家,儿子给他倒了一杯热水喝。“能得到孩子的理解,再苦再累也值了。”吴电虎说。

大众报业·农村大众见习记者 李新宇 记者 郭杰 通讯员 高云野 房英

评论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