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片绿绿的花生地哟

文/路月霞

初春的田野,乍暖还寒,禁锢了一冬的泥土已经解冻,汶河水静静地流淌着,空旷的田野里,爸爸正低头整理着灌溉花生地的小沟渠,他依然是个急性子,干起农活来干脆麻利,但是黑色帽檐下露出的刺眼的银丝还是告诉我:爸爸已经年近古稀了。

由于新农村建设,耕地越来越少,爸妈为了让我们吃上放心的花生油,他们就在这汶河滩边开辟出这块荒地,每年的这个季节,他们一定准时来到这片土地上,细心地整土、灌溉、播种,洒下一年的希望。

不久,这块土地上便会冒出一个个芽苞,两个一堆,三个一簇,有的地方淡黄,有的地方浓绿,有的还是芽瓣,有的已经舒展腰身,变成椭圆的叶片。在经过几次的灌溉、施肥以后,地面上的花生叶就会疯长开来,他们肩并肩,手拉手,脸贴脸,不久就会铺满整个的沟垄,不留一点缝隙,放眼望去,一畦畦,一道道,满目皆是绿色,满眼都是生机。风儿从其间穿过,他们便会摇头晃脑,边打招呼,边唱起欢快的歌,惹得云儿舞蹈,水儿欢笑,虫儿鸣叫。此时,笑容就会在爸爸布满皱纹的脸上荡漾开来。

中秋节前后,是花生收获的季节。爸妈一早就把镢头、竹筐装上车,直奔花生地,开始了连续几天的忙碌。成熟的花生叶此时已经变黄、变枯,爸妈挥舞镢头,往上轻轻一提,顺势带出地下的花生果,在镢头柄上再轻轻一磕,抖掉上面的泥土,弯曲缠绕的根上就只剩下饱满诱人的花生果了,一豆的、两豆的、三豆的,偶尔还会出现四豆的,果子裹挟着泥土的芳香映入眼帘,用手剥开麻麻的果皮,露出红红的果肉,放到嘴里咬开,脆脆的、油油的、香香的,直沁心脾。

这时,妈妈就会不停地给我打电话:“今天有空吗?地里的花生熟了,回家拿点煮煮吃刚刚好,再放两天口感就不好了。如果忙,就让你爸给你们送去,别耽误工作。”

妈妈知道儿子喜欢吃水煮新鲜花生,每次花生一收获,她就会精挑细选,筛去浮叶,擦去泥土,挑出干瘪的果子,将剩下的粒大饱满的果子装入袋中,送给我们。

每次看到她收果、摔果、挑果、装果,忙得连饭也顾不上吃,我就心里酸酸的,告诉她,不必这么仔细,回去我自己弄就行了。可每次她都说:“你们哪有功夫?再说,楼上也没有地方,省得弄得到处脏兮兮的,我给你弄好,回去直接下锅煮就行了。”

看着妈妈挥舞胳膊摔果的样子,雨果的话不由得浮上我的心头:慈母的胳膊是慈爱构成的,孩子睡在里面怎能不甜?

接下来的日子,爸妈把脱壳的花生进行晾晒、脱皮,挑选一部分色泽鲜艳,颗粒饱满的当作来年的种子,一部分用作平常的食用,剩下的就用来榨油。

爸爸做的花生粘最让我难忘。他把洗好的花生加入打好的鸡蛋液搅拌均匀,接着加入淀粉和面粉,边加边在簸箕里面来回抖动,直到花生颗颗分明,再用竹筛把裹好面粉的花生和下面的面粉分离。接着爸爸在锅中倒入花生油,等油六七分热时,再倒入花生,改用小火,不停翻动搅拌,等到花生颜色金黄就捞出控油。这时,他又麻利地在锅内倒入少许油,放入水和白糖,小火熬出大泡,趁热快速倒入花生,翻拌均匀,一盘酥香的花生粘就出锅了。

等到花生粘凉透,抓几颗放进嘴里,花生的油香夹杂着蛋液的鲜味瞬间在口中蔓延开来,刺激着我的每一个味蕾,真是令人回味无穷。

爸爸知道我爱吃花生粘,每次回家他总会做上一大包,让我尽情吃过后还要带回一部分。每次吃着那甜甜香香的花生,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出汶河滩边的那片花生地,大片的花生叶绿油油的,在阳光下泛着金光,爸妈在其间不停地穿梭忙碌,从青丝到白发,从挺拔到伛偻……想着想着,泪水就会溢满眼眶。

那片绿绿的花生地哟!

作者简介:路月霞,山东省泰安市宁阳县语文教师,热爱读书,喜欢思考,怀着一颗谦卑感恩的心,发现生活中的一切美好,在寻常的生活里诗意栖居,从未停止寻梦的脚步,向远方更深处漫溯。

评论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