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兜下午察生猪养殖集中度逐年提升散户的生存之路在何方

随着生产力的快速提升,经济和市场发展水平更高,规模化、集约化已然成为生猪养殖行业不可逆的发展趋势。

今年前三季度,前10家上市猪企生猪出栏量达到8846万头,年内完成率接近七成。随着生猪出栏量的逐月递增,规模猪企市场占有率也从年初的14.2%升至17%。

预计到今年年底,规模猪企市场占有率将达到18%。一些业界人士保守估计,2025年前后规模猪企市场占有率将突破30%,甚至更高。

据Mysteel最新数据,前10家规模猪企出栏量从3月到10月经历了先降后升的变化。其中3月份出栏量最多,为1143.12万头;7月份出栏量最少,为921.56万头。这种先降后升的变化主要受2021年产能去化的影响所致。

从行业本身来看,集中度提升,对优化竞争秩序、增强产能调节,有着积极意义。

首先,在非瘟之前,散户占比较大,价格基本由散户主导。彼时,市场竞争秩序一片混乱。经过第四轮猪周期的洗礼后,规模猪企市场占有率明显提升,市场话语权逐渐增强,市场趋于公平,利于上下游合理安排生产。

其次,规模猪企规模化、集约化、智能化水平越高,资金、技术以及抵御疫病的能力就越强。换而言之,集中度高,则能更好地维持生产稳定,产能优化的调节作用也会变得更加温和,利于政策方面进行统一调节和引导,进而利于削弱和“熨平”猪周期的波动程度。

不过,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问题是:集中度的提升也容易形成寡头垄断,甚至会出现规模猪企之间的价格“共谋”。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失去市场话语权的散户,生存空间也被挤压得千疮百孔了。 



困局
农业农村部猪肉全产业链监测预警首席分析师朱增勇认为,生猪养殖业集中度的提升,带来的是系统性影响。笔者对此颇为认同。

首先,从抗风险能力来看,规模猪企应对市场风险的能力较强,当猪价低迷时,能够逐渐调整能繁母猪产能,避免产能出现大的起落;当供给偏紧时,规模猪企能够发挥资金、技术优势,增产速度远远快于散户。相比之下,散户因资金断裂而退出的风险更大。

以2021年为例,遭遇了猪周期下行的养猪人亏损严重,散户现金流压力巨大,华东地区散养户退出比例高达六成。与之形成反差的是规模猪企在深亏的情况下,出栏量仍保持上升势头。

其次,从市场灵敏度来看,规模猪企能通过国家释放的各种调控信号来精准捕捉市场风向,而散户往往因信息不对称,对行情后知后觉,进而出现盲目跟风的压栏行为。

以今年10月为例,许多散户寄希望于年底猪价上涨,不顾官方多次“落袋为安”的提醒,而选择压栏、二次育肥,这种缺少科学依据的盲目做法,其等来的结果往往会让他们的预期大打折扣。

第三,从补贴力度来看,散户因达不到规定的门槛而较难获得政策扶持。生猪产业的补贴种类繁多,其中不乏规模补贴、基础设施补贴、能繁母猪补贴、良种补贴、防疫补贴等等,这些补贴,显然是为规模猪企量身打造的。

除此之外,规模猪企在抵御疫病的能力、技术研发能力等方面的优势都是散户无法与之抗衡的。

这样一比较,散户的未来之路似乎变得更加艰难。其出路在哪里?



破局
未来几年,生猪养殖业的集中度占比必然是逐年递增的,那么散户该何去何从呢?

首先,与规模猪企展开合作。饲料成本升高,再加上养殖风险比较大,不论是自繁自养还是外购仔猪,对于散户而言,都不是明智之选。如果同规模猪企合作,那么,成为集团化猪场的“散户”就可以获得“背靠大树好乘凉”的效果了。这种方式算是散户求变的一种捷径。

2021年12月,农业农村部发布的《“十四五”全国畜牧兽医行业发展规划》中提出:“鼓励龙头企业发挥引领带动作用,加强对中小养殖户的指导帮扶,支持龙头企业与中小养殖户建立利益联结机制,带动中小养殖户专业化生产。支持龙头企业开展村企合作,统一规划建设标准化畜禽栏舍,统一饲养技术规范、动物疫病防控和粪污处理利用措施,建设高效安全、绿色环保的标准化集中养殖小区。”

不得不说,“公司+农户”模式在市场发展多年,确有其存在的意义,散户可以背靠“规模猪企这棵大树进行生猪养殖。目前业内也成立了不少联盟、养猪协会,大家抱团应对市场,可以提高养殖效率。

其次,通过数据逆向判断行情走势。散户可以通过定期收集疫苗、兽药、饲料产能、出栏量等数据来反推未来某一时段的行情,从而增减产能,达到效益最大化;同时,散户也可以利用饲料协会定期公布的饲料数据等,了解未来行情,规避盲目补栏或压栏。

第三,发展特色养殖。曾经火爆全国的一档节目《舌尖上的中国》让中国美食走向世界,中国“土猪肉”也再度勾起人们的味蕾,散户养殖优质的地方猪品种也不失为一种转型的备选。

譬如福建槐猪、贵州小香猪、青海八眉猪等,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大家对于特色高品质猪肉接受度越来越好。散户养殖特色品种,可以充分满足多元化市场需求,而走个性化、特色化的道路恰恰是规模化养殖难以做到的。

写在最后:从我国养猪业的未来发展格局来看,一部分散户将演变成“家庭农场”,当然,这也是基于国外养猪业的发展经验和我国的基本国情来说的。业内专家认为,规模化、集约化正朝着不可逆的趋势演绎,我国的散户确实也在减少,但凡经过市场考验成为“剩者”的小部分散户,其经营方式虽然与规模猪场不同,但其成本优势足以让其立足,这也是小散户在这场淘汰赛中屹立不倒的最有力的本领。


往期精选




评论 0